推荐资讯

隔壁住的乃是一户商贾人家那员外因为假货和偷税的事儿犯了法受到

发布时间:2018-08-16 17:15 浏览:
  铁骑踏踏,一行快马进了长安。
 
    看起来,是一队皇城侍卫,不过一个个风尘仆仆的,似乎赶了很久的路。
 
    很快,他们就到了皇城前,有李绩大将军的亲笔公函,消息迅速递到宫中。正在御书房批阅奏章的李世民看罢李绩的奏章,脸色大变,马上吩咐传见。
 
    当那一行人赶到御书房时,李世民摒退左右,院中除了那队远程而来的侍卫,几无他人。当然,天子必有秘卫,只不过他们藏于何处,有多少人,就连皇帝身边的近侍也不是很清楚,此刻更是没人知晓了。
 
    纥干承基被带到了御前,为了掩人耳目,他穿的也是一身禁军侍卫服装,但手脚处都有细而韧的牛筋捆绑着。
 
    纥干承基倒也光棍,既已决定投诚,便竹筒倒豆子,把他在李绩面前所供认的一切又招了一遍。在李绩面前,他就是这么说的,李绩听完,就知道事情重大,马上把齐王等人的押运工作接手,着令李鱼带着纥干承基,日夜兼程奔京城来了。
 
    亏得纥干承基马术精湛,手脚绑赴着跑了这么远的路,居然还没被颠散了架。
 
    当然,关于杨千叶的事,纥干承基是只字没提。这位仁兄做人还是有他的底限的,再者,他想提也不成,旁边李鱼还虎视耽耽呢,真要把杨千叶卖了,天知道他会做些什么。
 
    李世民之前看李绩的奏章,已然大略知道了事情经过,再听纥干承基详细供述,一张脸真是说不出的难看。
 
    五儿子造反了,大儿子也在磨刀霍霍地准备造反,李世民心痛啊。
 
    那都是他的骨肉,他的亲生骨肉,如此图谋于他,叫人情何以堪?
 
    李世民慢慢地点了点头,道:“李鱼,你有功于国!纥干承基,你自追随李孝常谋反以来,恶迹昭彰,万死不赎其罪。但,这一次你能将供述如此大案,朕是有功必赏的人,你且下去,暂由李鱼看管,待此案了结,朕自有公道还你!”
 
    纥干承基一颗心顿时收回了肚子里,连忙叩拜谢恩。自当年追随李孝常谋反,时至今日,这位仁兄终于洗白,以后可以堂堂正正以本名本姓见人了。
 
    让李鱼且回屯卫,并将纥干承基暂且秘密押管于该处之后,李世民独自在御书房中坐了许久,才低声道:“传谕,召司徒长孙无忌、司空房玄龄、特进萧禹、右武侯大将军尉迟恭、右邻军大将军程咬金、北衙六军大将军褚龙骧,晋见!”
 
    风雨欲来,正欲亲自去联系侯君集策划谋反的苏有道骤闻消息,马上取消了行动,命人全力打探消息。
 
    很快,随着一项项安排和任命出来,苏有道提起的一颗心放下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针对那位造反的齐王的。
 
    齐王马上就要递解进京了。皇帝如此大动干戈,显然是要以此彰显军威,震慑宵小。只是如此一来,京城的警戒力量大幅加强了,此时有所蠢动,显然就是真的蠢了。
 
    苏有道也只得捺下性子,暂且蜇伏起来。
 
    京城为了齐王的到来,大张旗鼓地准备起来。但整个天下,其实受影响的并不大,可笑的是,齐王谋反的事情,很多地方的百姓甚至官员,其实还完全不知道。
 
    北地这边还好些,长江以南地区以及西北地区,很多地方的人确实还完全不知情。因为齐王的事儿还没等传开,已经以一种很可笑的方式结束了。
 
    庞大的大唐帝国,依旧有条不紊地运转着。
 
    政治、经济、民生、文化……,各个方面。
 
    比如……采选!
 
    采选就是选秀。
 
    唐朝的选秀,从玄宗时候起,负责去公卿百官及庶民之家采择美女的宦官称为“花鸟使”,在此之前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名字,民间惯以“选秀使”称之。
 
    选秀使出京之际,官府便下令禁婚,在选秀使行走天下期间,民间不得婚嫁,以免有选中了的已经成了亲,或者在选中之后成了亲,会发生许多纠缠不清的事情。
 
    今年的选秀其实从皇帝赴蒲州巡视时起就已开始,此时已经完成了选秀,被选中的秀女已经到了该赴京的时候,天下各地的秀女,此时都在收拾行装,准备前往京城。
 
    荆州,武士彟的次女华姑也被选为秀女,将要入宫了。
 
    人常以为,秀女入宫,来日前程如何,全看她的个人机缘,如果有幸入了皇帝的法眼,得到皇帝的宠爱,便能飞上枝头。
 
    而实际上,他们想得太简单了。其实秀女们在入宫之前,阶级基本就已确定。
 
    首先,能入宫的秀女就没有丑女,固然未必就是天姿国色,但姿容秀丽这是基本的条件。而在同样满足这个基本条件的前提下,官宦家的女儿,就算皇帝,也不能与普通百姓家的女儿一样看待。
 
    再加上出身官宦之家的女子,其家族自有渠道运作关系,她们接触皇帝的机会也远比其他女子更多,所以一旦入了宫,多多少少都会有个妃嫔的名份,至于普通的民女,才是真正的机会渺茫,哪怕国色天香。
 
    武都督家的女儿,一旦入了宫,起步自然不低。
 
    更何况,年已十三的华姑,当真出落的极其美丽。
 
    武士彟和夫人也知道,自己的女儿此番被选为秀女,前程一定低不了,只要武家不倒,这姑娘早晚也能混个妃的身份,因此对她入宫的准备也是不遗余力。
 
    豆蔻十三,娉婷少女,对于未来的良人,都曾有过许多的遐想。
 
    但是从今日起,她不用再去猜测那人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是官人还是士人了,她这一辈子服侍的那个男人,只能是皇帝。
 
    皇帝今年刚四十岁呢!
 
    华姑托着腮,望着菱花镜中朱颜真真,努力想想像将要与她同床共枕的那个中年男人的形像,可想了许久,脑海中晃动的只有皇帝的冠冕和龙袍,实在想象不出那位皇帝的模样。
 
    皇帝,这个身份,实在是太过耀眼,叫人根本无法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男人来看待,他的身份,很容易就叫人忽略了他的其他。这对任何人来说,都几乎成了一种下意识的反应。
 
    就像……鬼子进村的那首曲子一旦想起,不管它配的是什么画面,你脑海中想像到的,永远都是一群猥琐的鬼子兵,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鬼鬼祟祟、探头探脑进村的情景。
 
    “啊!皇帝诶!皇帝的女人好多好多的,他会注意我吗?”
 
    看着镜中那张满脸都是胶原蛋白的年轻脸庞,那双俏媚的大眼睛惬意地眯了起来。她屈起指来,在自己吹弹得破的脸蛋儿上轻轻地弹了一下,得意地微笑起来……
 
    ************
 
    “老子打死你!”
 
    履道坊一幢宅院中,一个员外模样的人气急败坏地拿着一条杖扑向一个绿衫少女,旁边一个妇人和一个老管家忙不迭地扑上去将他抱住。
 
    “使不得啊老爷,明天就要赴京了,这要是遍体鳞伤的,如何向官府交代啊!”
 
    “让她进了宫,我们一家也完了啊!”
 
    那员外把杖一丢,痛心疾首,老泪纵横:“你这不孝女,你害了我们全家啊!本来咱郭家还有翻身的希望,可谁知你……你居然与人私通,还有了身孕,这真要叫你进了宫,这就是欺君辱君的罪过,咱们家就完了呀!”
 
    员外跺着脚儿,放声大哭。
 
    那绿衫少女嘤嘤哭泣,一言不敢还嘴。
 
    一墙之隔,就是杨千叶在此处的居住。
 
    杨千叶此时在墨白焰的陪同下,正走在院中。
 
    “回头,把这幢宅子处理了吧。”
 
    “老奴明白!虽说罗霸道和旷雀儿都是可信任之人,但我等所行之事,须得万分谨慎。他们既然知道了这处所在,这里就不能留了。”
 
    “嗯!墨师一向谨慎,我自然是信得过的。”
 
    杨千叶赞许地点点头,旋即就听到了隔壁的叫骂声。
 
    杨千叶站住脚,侧耳倾听了起来。
 
    原来,隔壁住的乃是一户商贾人家,那员外因为假货和偷税的事儿犯了法,受到了官府的制裁。朝廷选秀,人员有四种来路:一种是官宦家的女儿,这种基本上进了宫,一定会有个妃嫔的职位。
 
    第二种就是良家,良家女也不无机会,但只能靠姿色和机缘,求一个被皇帝发现、注意的机会。
 
    第三种是贫家女,进宫的目的就是为了有口安稳饭吃,这种基本上也谈不上多么好的姿色,一进去就是奔着被分配去干脏活累活去的。
 
    第四种则是犯了罪的人家,这种也许是官宦,也许是士绅,也许是普通人家,其女没入宫中。实际上有一种抵罪的原素在里边,但这里边却也不乏美女,如果有机会,她们也能登上枝头变凤凰。
 
    只是其机缘较之良家女略少些,因为其家族犯的罪,一入宫基本也是干执役下人的活儿,得有机会见到天子才成。可皇帝虽然就在宫中,能近他身的宫娥奴仆又有几人?
 
    这户商贾人家因为有女儿被选为秀女,罪责惩罚减轻了许多,虽说家产几近抄没精光,好歹还留了这幢宅子,女儿在宫中一
相关阅读